承影

是个废人了

小乌今天也在哭唧唧(中篇)

  

  默默倒数这剩下的日子、离膝丸的到来还有多久呢?

  这是害怕么?

  这是嫉妒么?

  原来即使是付丧神,当爱上了别人的时候,也会感到这样的困惑和迷惘。

  ——独占欲。

  那位大人亦像是嗅到了他的异样,“乌,最近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回兄长,什么也没有噢?”

  面上挤出的微笑,映在那个人融金般的瞳孔中;他始终都不愿意去面对的、那映出的身影……到底是谁呢?兄长、你看到的究竟是谁呢?

  他想猛兽似地扳过髭切的脑袋,扣住他的金发与他深吻,告诉他这眼前之人的名字;却又想把脸深深埋进他怀中在不露面,让自己能一辈子不去面对那个现实。

  他是小乌,不是膝丸!...

小乌今天也在哭唧唧(前篇)

   ☆历史向,百度百科参考有

      ☆私设捏他有

      ☆主cp向:源氏髭切x膝丸

      “这就是以’那位大人’作为参考制出的刀剑么……”  

      “看那弧度——真是美丽之极啊!”  
   
      “只是似乎比起‘那位大人’还相差甚远呢……须得看那刃色或是刚度、想必都...

玄机 章九


    ※CP向:all婶

    ※暗黑本丸

    ※刀囚主【或许?】

    ※逗比向+玻璃渣

    ※第一次写文小白(记住)

    ※标题无能星人

原来的她究竟是怎样的呢?

在现世普通地长大,偶然之下接受了时之政府的选拔成为了审神者。在长达几年的任期里勤恳如一,那么,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

对每位付丧神都照顾非常,小心地避开...

品一品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吧


为了战扩他都在手入室呆一下午了


玄机(章八)


◎章七加更啦,添补了一些细节
◎接下来剧情会驱于正轨


告别


照顾到在场的亦有已毁坏刀剑的同体,少女并没有说出碎刀一事,也只字不提暗堕与否。


然而事实如何,她自己心里一清二楚。
维持着跪姿,少女以辍泣结束了其叙述。席间一片寂静,就连不安分的短刀们都完全安静。


“这是我的罪孽,是我毁掉了本丸。”她如此冷静地下了断言,她绯红的眼角挂着欲坠的泪滴。


小狐丸是没有暗堕的刀剑,她连处决的资格都没有;况且……


那时她猛然想起她逃出那座本丸前,那些...

关于审神者不在家那点破事


(与《玄机》无关,发生在平行本丸(?)

●是爽文,请别挑细节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审神者谷雨最近非常郁闷。
缘由是某天回到本丸门口时,没人开门也罢,自己开门……因为被近侍包揽了大量体力劳动而足不出房门的谷雨就连门缝也没能扒拉开。

“既然这样……!”
暗自下定决心的审神者把自己脚下木履一脱,往墙头那边一扔。把和服大袖一扎,原地跳起空中伸手抓住墙头一个漂亮的飞跃——最后也没能翻过去,稳稳当当骑在了墙头上。
痛的五官皱成一团。

“唔!”倒吸一口凉气,慢慢地从另一侧跳下。好在本丸梅雨景趣刚刚下过大雨,草地柔软,倒是没有出现扭脚的经典桥段。

恰逢此时近侍长谷部在长廊缓步走过,怀里还抱着一摞被褥。
“ha...


长谷部的短刀设定呀
想看他小小的样子

玄机(章七)


雾一般的黑暗中,刀锋出鞘的寒气尖锐可怕,氤氲着气势逼人的暗堕气息。

“那是什么……”刀剑男士的队伍中,似乎有谁低声呢喃,然而没有刃回答,隐约听见手指紧扣住刀柄的声音。

“……”她蠕动着嘴唇,但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撤退?无路可退。出击?无还手之力。

检非违使。

她早已料到,然而……却还是疏忽了。这次出阵,她,并没有带着鹤。

死咬着嘴唇,直到鲜血顺着唇角细细汇成红线流下。眼底血红汇聚,像是阴霾的天空。

“迎敌!”领队的石切丸定下心神发出命令,众刀剑也早已按捺不住,纷纷拔出本体,刀锋直指暗堕刀剑。

无用的。偏偏浑身颤抖。恐惧酝酿成一锅毒药,不得不喝,喝下就死。

直到黑雾中似乎晃过一缕...

(*´艸`*)他太好了

最近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