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希望被喜欢……不喜欢也评论一下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玄机

    ※CP向:all婶

    ※暗黑本丸

    ※刀囚主【或许?】

    ※逗比向+玻璃渣

    ※第一次写文小白(记住)

    ※标题无能星人

 

    小狐狸抖落着一身画着红色花纹的白黄色皮毛,或许是微恼地提醒:“那么您的初始刀剑到底是......?”

    我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

    “所以说,”小狐狸的毛都竖了起来,活像个河豚,“您要从这五位刀剑男士中选择一人成为您的第一个同伴啊......您有在听我说话吗?”

    我点头。

    “好像是连怎么说话都忘记了呢...”小狐狸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从头给我再讲解一遍有关审神者上任的事宜,我摇了摇头:“已经懂了,不用再说一遍了。”

    歪着脑袋想了想,“你知道自己完成了指导后会被政府召回统一消除记忆再次使用吧?”

    小狐狸没说话。

    良久,它只是低声劝诫了一句似乎与此无关的话。

    “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知道事实的啊,审神者大人。”

——————————————————————

    “我,加州清光。河流下方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随时都可以来熟练驾驭我疼爱我哦,以及,正在召集可以帮我打扮的人哦。”长长的自我介绍终于说完,加州清光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小女孩,微微瞪大了好看的绯色眼睛,“这不还是个孩子嘛?”

    “加州...?”

    “加州......”

    愣了好半晌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个名字有种奇怪的感觉,面前的少年挥着自己精致的手想唤回她的注意,她微微偏着头眯眼微笑:“加州清光?很可爱。”

    被夸的少年脸红着垂下了手。

    面前的半大女孩有一双浅色眼睛,在阳光下竟然看上去没有任何颜色。上挑的眼角像是某种山林中的狐狸。披着白色的羽织,羽织下是绯红的和服,穿时却是左襟领贴胸口,右襟领再盖在左襟领上。

    那是死者的和服穿法。

    “主上...?和服是不是穿法错了?”

    “清光要来帮我整理吗?如果是清光的话我很高兴哦?”

    “诶?”

    “哦哦哦新刀剑会飘花的嘛?”

     放弃了和服的问题,一人一刀终于闹够了往自家本丸走去。清光像是忍不住了终于克服自己的红脸越过自己飘得一塌糊涂的樱吹雪问身边的新审神者,“那么主上,您的名字?”

    他当然不会指望知道真名。毫无防备地将名字告知给神明,虽然只是神格很低的付丧神,但也会不小心被神隐的——想必政府已经告诉了面前的审神者。

    ——绝对不能告知真名,不能爱上付丧神——暗黑本丸累累白骨下的教训。

   “清光想叫我什么?”

   “诶?”

   “我没有名字,没有过去。”女孩笑着,仍是天真的样子,“我是为刀剑男士而生的审神者。”

   “我没有真名。”

   “加州,我和你一样,是‘河原之子’呢。”她少见地叹气,想说什么。“那么主上......您会一直爱我吗?”清光打断了她,急切得像个孩子。

    清光渴望被爱是因为他曾折断过,因无法修复而被遗弃。身为男孩子却穿着妖娆的红色,因为他觉得那样很可爱,主人就不会再次遗弃他了。

    不知道是否通晓这一点的审神者偏着头,隔着矜持的半步距离,以狐狸的样子笑着,回答淹没在黑发少年的樱吹雪中。
    狐狸的话,可是不用对任何人负责的呀。

————————————————————

    清光跟着狐之助去了时间溯行军的第一个战场函馆。

    闲暇的她看着角落里政府分发的基础资源,忽然想起狐之助说过的“日课”来——审神者基础任务好像是一天至少锻造三把刀剑...等等好像忘了什么...

    审神者看着被叫做玉钢,木炭,冷却液什么乱七八糟堆成小山的资源...有点想哭。

    来人...啊不来刀啊...我可能没办法活着走到刀匠面前把资源交给他啦...QAQ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