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希望被喜欢……不喜欢也评论一下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玄机 (章二)

    ※CP向:all婶

    ※暗黑本丸

    ※刀囚主【或许?】

    ※逗比向+玻璃渣

    ※第一次写文小白(记住)

 

    ※标题无能星人

 

    所以加州清光重伤回来(第一次上阵游戏要求)时,就看见自家审神者倒在走廊上。

   “主上啊啊啊!!!”

   “加州...这个本丸就拜托你了...我已经...”

   “坚持住啊主上!我来为你手入啊啊啊!”

   “不不不没有那个必要,请务必把我和我的资源带去刀匠那里...”言罢指着已经被自己搬了很远的资源(并没有),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审神者上任第一天,卒于搬运资源。(误)

    好吧事实上爆完真剑必杀衣冠不整的加州清光一手提资源一手提主子蹬着小高跟满脸黑线地杀去了锻刀室,差点没吓得豆豆眼的刀匠把冷却液当茶喝下去。

    “主主主主上啊,您是不是有外伤内伤心灵创伤不管什么在下加州清光都会努力为您治疗的啊!”

    “噗!加州是不是说错自己自称啦!”

    “比起那个主上的身体才更为要紧吧!”

    “加州...我不想瞒你...”审神者躺在加州的膝盖上,望向廊外,浅色眼睛看着中庭里因为无人照料而光秃秃的树枝,“其实...”

    正当加州低下头认真倾听时,“我搬不动资源就放弃了想睡一会又被你叫醒。”

    所以刚才那个微笑闭眼的残念表情只是因为您没睡醒?

——————————————————————

    锻刀比她之前想象的要容易得多,一阵绿光后显示着时间。刚上任的她不太懂时间的长短跟刀剑男士的种类有什么区别,所以只是带着加州清光去一边手入,并没有多想。

    有了狐之助提供的新手加速符,手入完成的很快,回来的时候时间还有很长,所以干脆在一旁拜托清光搓起刀装。搓到一半加州清光一拍脑袋取出别在自己本体旁边的另一把短刀交给审神者。

   “所以这是什么,大变活刀?”审神者一边接过一边还不忘调侃上阵带刀回来居然忘记交给她唤醒付丧神的某刀。

    加州清光不说话,猫一样讨好似的蹭蹭她的脸。

    真是爱撒娇。

    新的刀剑化作一个与他一般高的少年,黑色的及肩短发不同于加州清光扎着小辫子的妩媚,而是大人一般的成熟,紫罗兰色的眼睛微微发光。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少年的腿...

    “叫我药研藤四郎吧。虽是这样一个名字,我和其他兄弟们不同,是在战场长大的。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战场的话就放心交给我。以后好好相处吧,大将。”

    “药研?”

    “是,怎么了大将。”

    “你曾经切碎过药研?”面前的审神者忽然毫无缘故地笑了起来,笑意烟一般飘渺,“真是一把锋利的刀啊,好孩子。”

    “...主上?”

    “没事哦清光,我是在夸他呢,这样的刀还存在真是太好啦。”审神者维持着与药研对坐的姿势,手里仍捧着药研的本体刀,低下头去,“那么,请你多多指教。”

    “是,大将。”少年恭敬的低下头鞠躬,从审神者手上接去了本体。猝不及防被摸了头。主谋却是笑得眉眼弯弯,狐狸般可爱。

    狐狸笑着,张了张口似乎是还想说话,但是最后只是眨眨眼睛。

    加州似乎不太会搓刀装,虽然没有失败但是出的都是亚级刀装。审神者用手扒拉着圆圆的刀装球,看着它咕噜咕噜滚来滚去。药研很细致,眼睛一眨不眨的样子很好看。

    看着绿色的炉光还在倒数,于是又把清光药研打发去了函馆战场。

    坐在廊下审神者却没有再玩刀装球,转身往本丸二楼走去,正在喝茶的刀匠顺口问了句干嘛去,然而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审神者只是转过头盯着刀匠,浅色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知道如果这个本丸寿命到头了你会被政府召回销毁防止锻刀数据流出嘛?”她眼睛里有狐狸的狡猾。

   豆豆眼的刀匠盯着幽绿的刀炉,一言不发。

   “开玩笑的嘛,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可这不好笑。”

   “跟我无关。”

——————————————————————

    “那么请您好好休息吧。”

    我可不想唤醒您。

    厚重的拉门再次关上。黑暗中狐狸的眼睛亮了起来。

——————————————————————

    所以加州清光回来时就看见刚刚还跟他花前月下约定终生宠爱(并没有)坐在桌边跟陌生人喝茶。

    是新锻出来的刀吗?药研想着,红黑色的少年从他身边飞驰过去。

    “主上啊!难道我不再被爱了吗?”某刀丢下药研满身刀装地挂在审神者肩上,难为娇小如斯的审神者居然面不改色地承接了。

    “噗,清光好重...”佯装吐血。

    于是与药研合力把清光扔到一边。

    “五虎退吗?”药研推了推眼镜,这才发现了跪坐在矮桌一侧正与审神者喝茶的白发少年。

    “那个,我叫五虎退。是献给兼信公的礼物。那个时候,怎么说呢,顺势就被编了故事,说我做掉了好多好多的老虎。可,呜呜,我真的只是一把短刀啊……呜。”

    于是审神者毫不犹豫扔下清光跪摸五虎退,“不哭不哭...”

    “主人你都没哄过我!”

    “屁咧你是打刀哄个鬼!”

    “主上你歧视打刀么?”

     ......人家有腿你没有啊小清光。审神者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大将,天色已晚,不需要进食吗?”

    习惯性偏了偏脑袋,眨眼。

    “在下对于制作食物这种事还是十分擅长。”

    “付丧神需要进食?”

    “减少对审神者的灵力负担而已,并不是因为身体饿的缘故。”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某人低头,“没买食材。”

     ......

    “主人我跟你去买!”加州蹭的就活了过来。

    “小老虎也想去!”

    “担心的话带上我吧。不会碍事的。”

     还是药研好啊,比作巧妇都不生气呢。(笑)

    “那么决定一起去!”

——————————————————————
   万屋很热闹,现市与古物交相辉映,在昏黄温暖的光下泛着令人愉悦的光泽。
  

   种类丰富,应有尽有。
   

   药研细细地挑选了食材,由拎着小判包袱的清光付账,审神者带着五虎退到处乱逛。
   

   五虎退金色的眸子泛着好看的光,脸色微红地任由审神者牵着自己的手。加州似乎有些不满,隐约是在默默地抿着嘴。

   “主上……这些食物对您的身体不好。”
   

   不相识的小姑娘驻足在小食摊前,看上去是近侍的某个刀剑男士在劝着。
  

   高大的身形,银色的长发,明黄的狩衣。

   狐狸一般的付丧神用细长的殷红眼眸注视着自己的主人。
   

   审神者遥遥地看着,脚步渐渐放缓。眼底的光亮蓦然暗淡下去。
   

   直到五虎退牵了牵她的衣角,不安地唤了一声主上。
   

    “走吧。”审神者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抚摸着五虎退的头顶。加州清光和药研挑的差不多了,也与他们汇合。
    

    “主上~在看什么?”清光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顺着她眼神望过去,她堪堪收回目光,回避似地看着药研手里提着的食材,“都买了什么?”
    

   “挺寻常的东西。”药研细细列举了几样,只是审神者并没有仔细听,却还是故作认真地点头。
   

   “回去吧?”
  

   “主上没有什么要买的吗?”五虎退抬头问她。
  

   “那倒没有,大部分政府都已经配发了。”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摸了摸五虎退的头,撇下三人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哦还有个东西我自己去买一下。你们先走吧我会追上你们的!”
   

  那小小的背影迅速被人群淹没。

  审神者取完东西出来时,正赶上人潮最拥挤的时候。她费力地辨认回本丸的路,提着小袋子快步走着。
  

  叫卖声,交谈声;人类的声音,付丧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繁杂得让她无所适从。
  

  稍微人少点的地方,灯光下红衣的少年静静地等着。不偏不倚,正守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清光?我以为你跟他们一起回去了。”
  

  “主上为什么会以为我跟他们一起回去而丢您一个人在这里呢?”
  

  与撒娇不同的语气。
  

 “因为你看我磨磨蹭蹭的,你们会不耐烦吧。”她一如既往地歪头笑着,仿佛狐狸。
 

  清光没说话,只是伸手,想接过她手里的袋子。

  

  她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走着。
  

  于是他沉默着跟在她身后。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加州忽然开口了,“主上……您将我当成什么呢?”
   

  不知道在哪里听过这样的话,审神者并没有思考,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很快就回答:“我的初始刀,我的同伴。”
 

   ……真是标准的审神者式回答。
  

  “那么为什么不肯多依赖我一些呢?”清光从后面拽住了她的羽织,她回过头来,浅色眼瞳中烟云一般的笑意在月光下泛着不可描述的微光。
  

   ——“加州清光,是被抛弃过的刀剑。所以带着几乎近似独占欲的想法与审神者接触。”有谁微微笑着说道。
   

   毕竟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就已经怀着独占的想法了吗?真是危险的刀剑啊——不,大概是因为终于等到,所以才非常重要吗?
  

  “不是不肯,而是舍不得。”她忽然把头伸到了他的眼底,清光甚至可以看清她微颤的眼睫。但是越近,他也越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所谓的审神者,不过是用自己做祭品迷惑神灵。

  “请多依赖我一些吧。”
 

——不用愧疚,利用感情不过是你的本能。

    “好。清光的愿望我希望为你实现呐。”晦明的眼睛里忽然泛起了宛如破碎镜面所映照出的夕阳般赤色的光。
  

   有哪里不一样。

  清光手里握着审神者送的指甲油,微微出神。
————————————————————————

     “清光。”
   

    “我只爱你一个...”

  

     “我再也不离开了...”

  

     “求求你...”

  

    这可真是可怕啊。我暗想着。
  

    明亮的月光照亮了那个审神者的脸,那面庞秀丽却布满了泪痕。她怀里空空如也,原本拥抱着的付丧神,已经被碎掉了本体,连遗言都来不及说。
  

    明明是凭借人类灵力而生的付丧神,却因为自己的主人而堕化,并妄图监禁控制自己的主人。
   

    而这一切只是出于虚妄的爱。

——请记住,不要爱上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啊。

  

   夜色中似乎有人在嚎叫哭泣。
  

   而那位审神者已经看不见会唤自己作主人的人了。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