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希望被喜欢……不喜欢也评论一下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玄机(章四)

    ※CP向:all婶

    ※暗黑本丸

    ※刀囚主【或许?】

    ※逗比向+玻璃渣

    ※第一次写文小白(记住)

“我不知道一期一振为什么是那样的语气。”

“大概是醋意吧,毕竟作为刀剑活了那么久,猜出了发生的事。”

“......不懂。”

“没有必要懂,你只需做好你的份内之事即可。”

“......”

“上一次的你,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不管怎样,先观察情况。”

———————————————————————

审神者从时之政府出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骑在马上的少年等的似乎有点不耐烦,正低下头询问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右手握着与自己身材不符的巨大长刀。

“我主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

“萤!”她远远地唤他。

“啊啊啊主上!”

萤丸迅速跳下马,重量的变化让马儿受惊,一旁的工作人员满脸黑线地安抚着马儿。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快步跑了过来,她稳了稳重心,但还是差点被扑倒了。

“主上啊萤丸快无聊死了!”

“所以说还是让加州跟过来比较好吧。”以往她都是同加州一起来的,虽然加州在某种程度上过于会撒娇,但毕竟还是十分靠谱。

萤丸嘟嘴,哼哼唧唧没有回答。

才不要那家伙来,仗着自己来的早就独霸主人的爱。

哼要不是主人拦着他一定要去找加州清光手合,不把打刀重伤他誓不罢休。

“回去吧?”安抚着怀里兀自不爽的萤丸,她试探地问。

察觉到审神者微妙语气的变化,萤丸心说不好似乎是暴露了本性。连忙换上貌似天真无邪的微笑,“好好好~要主上抱!”

共骑!!!

无比美好的字眼啊!

坐在审神者怀里执着缰绳无比兴奋的大太刀这样想着。

但是审神者心情并不轻松。

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吗......?只是希望不要往坏的方向发展。

——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可不是辞退审神者这么简单的事。

狐狸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审神者忽然感到了熟悉的,脊背发冷的感觉。就像是伫立在山巅,脚下是万丈深渊,有人用冰凉的手搂着你的脖颈。生与死,只在他一念之间。

她打了个寒噤。

好不容易能共骑的少年十分开心,但是却又苦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逗主上开心,因为主上没有像来时一样与他说话,一直沉默着。听不见主上的声音,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不安。

直到感觉到少女的寒战。

是害怕他吗?也对,明明身为上过战场杀敌无数的刀剑,即使化作了付丧神,也没有被人类爱的价值吧......?

少年抿起了嘴。

“萤丸.....”审神者忽然唤他,用的是他从未听过的绵软如奶猫的声音。

“主上?”

她没有说话,只是把下巴搁在他肩上。呼出的气流怯生生地拂过他耳边,仿佛痒痒地挠着少年的心。抵在他身后的温热躯体,忽然微微颤抖起来。

还是在害怕他吗?

但是似乎只是一瞬间的幻觉、审神者的颤抖停了下来,镇静如初。甚至拽着他衣角的手转而搂住了他的脖颈。

“萤丸,要保护我哦。”

鬼使神差,他瞬间回头,看见少女顶着无比灿烂的微笑,眉眼弯弯宛如狐狸。那种霎时迸发的、瞬间消失的美丽,艳得惊心动魄。明明素面无妆,却像是风尘之地走出来的花魁。

啊啊,真是叫人着迷啊。让人心甘情愿为其套上项圈,退至廊下,成为只属于她一人之物。

“我是为你们而生的呀。”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谁在乎。

加州清光异常不爽。

这算什么啊一期一振!明明只不过做了一天的近侍就打断了他好不容易制造的气氛嘤嘤嘤明明他还想让主人多摸摸他,多对他笑一笑,多陪他一会......然后下午就被送去了五小时远征,被称作小惩大诫。回来之后居然又听说原本由自己护送主上前往时之政府的工作又被萤丸抢了。

作为本丸最受宠爱的刀剑(并不),加州清光觉得自己的地位被侵犯了。

———————————————————————

跟别家冒冒失失的审神者不同,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自上任起,就显得得心应手。出阵、锻刀、刀装、手入、合成,适时地更换景趣,带着喜欢热闹的付丧神万屋旅游。

就连在出阵时在战场上,也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满足每个人的要求,平等地对待每一把刀剑。从梳头到修指甲,从玩闹到陪伴,她的表现都无从挑剔。

但是从付丧神的角度来看,这远远不够。

她给予的,多于她依赖的。

让人极其不安。就好像是在表达“我不需要你,我随时都可以离开”。

作为刀剑,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上过战场、饮过人血的实战刀,怎么会仅仅满足于此。想看到她害怕的样子,惊讶的样子,哭泣的样子......

想想,真是蛊惑人啊。

———————————————————————

“那么向大家说明一下,政府下达的通知,”她面色少有的凝重,“有关于新的敌人,检非违使。”

一干主战刀剑背脊挺得笔直,认真的听着。她详细地转述了政府传达的内容:检非违使难度说明,刀种,出现条件等。

“在与检非违使战斗中所碎掉的刀不会恢复,是真真正正地死去。”

“即使打倒检非违使会有丰厚的奖励,也不要去尝试挑战。”

“尤其是正处在带着短刀肋差练级的重要时刻,请不要做出无谓的尝试,遇到了就撤退。”

“在情况尚还不明朗的现在,我会同大家一起出战。相信大家不会想自己被碎刀,请务必珍爱自己。”

“是。”

遣散了众多刀剑,审神者重重地叹气,瘫倒在桌上。

一期一振作为近侍扶她起来,递给她文书,“请确认明天的出阵名单。”

她抬抬眼,少有的倦怠:“明早再说吧。”

“明天的近侍不是在下,交接工作会很麻烦。”

看着她强打起精神接过文书、低头认真阅读时身高还不到他肩膀的样子,一期一振莫名笑出声来。

“哈你笑什么?”她不爽地看着他,自己却又跟着一起笑。“一期笑起来很好看。”

“啊,失态了。”他敛了敛笑声,微垂着脑袋。

“为什么这么说?”她忽然凑过来搂住了他的脖颈,一期一振甚至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轻柔地扫着他的耳廓——狐狸的羽睫卷着气流穿过了他的耳发。

面前的青年脸颊通红的样子异常少见。

“主上到底把我们付丧神当做什么呢?”像是忍耐了很久,他终于问出声。

不向他们索取,也不依赖他们。这样的刀剑 到底算是什么呢?

居然像是问过多次一样,毫不犹豫地有了回答,“你们是我的家人。”

是这样的吗?所有人在您心中都是一样的吗?

他没来由地有些恼火,为什么呢?他是一把稀有的四花太刀,战斗力也不算是差,作为一把刀,似乎已经尽了职责。但是作为一个人类呢?作为……她的家人呢?

“啊,但是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他愣了愣,听见她的重音似乎是刻意落在了“人”上,眼角轻瞟了一期一眼。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和一期相会吧。”她的气息附在他耳边,“这是一期一会的事啊。”

突然看见面前正视她的付丧神低下头去。

“主,请不要玩弄在下。”

“啊,失礼了。”少女提起了裙角,像勾起他脖颈时一样突兀地往后退了一步,捡起扔在一边的文书,微笑着小跑出去,“名单我确认后会交给石切丸的。”

这可真是……付丧神低着头顺着墙脚滑了下去,水蓝色的短发遮住了他通红的脸,却遮不住他快烧起来的耳尖。

啊啊,主。

我狐狸一样的主君啊。

————————————————————————
“要不要去看看呢?我的本丸。”
“哈?我的本丸可是很棒的呦。”
“虽然最后毁掉了。”(笑)
————————————————————————
“这样下去您的衰亡只不过是必然之事哦,我主。”
石切丸把伏在我小臂上的手收了回去,复又在指尖沾了冰凉的泉水敷上。那无色的泉水滴在我手臂上,发出让人牙酸的腐蚀声,但仔细一看 手臂仍是无恙。

“石切丸也没办法啊?”我叹气,看着他笑眯眯的脸沉重起来。

“恕在下无能。”

“不怪你,是因为‘另一个原因’嘛。”他愣住了,但是没有听见她的解释,“麻烦你了,石切丸。还务必保守秘密。”

“可是主上……”

“我会好起来的。”

“晚上还是不要再出去的好。”

“说什么傻话呢石切丸,”她把一直望向窗外的目光收了回来,此时的夕阳照亮了她的发梢,但是逆光,付丧神看不清她的神色。

只剩下一双殷红色的眼睛微微发光。

“我不去,你们怎么活下来。”
说这话时,她的眼角微微下垂,像是要哭泣的样子。

“石切丸,只有你……”那时候把我救出来,“但又不是你。”同一种刀剑的付丧神,又不是只有一个。

Ps.大家可能有点难看懂,但是铺垫会慢慢展开的。这篇文主要是偏向审神者(因为虐刀会心疼)。请大家相信中考完放飞自我的老咸鱼的想象!最后,谢谢各位的支持,虽然我只有不到50粉,但我知道还有人在看,这就够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