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希望被喜欢……不喜欢也评论一下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如果打刀太刀男士极化修行发回信件

又:如果刀剑男士有回忆录的话

*occ有

*参照百度百科有

*偏审向

“我叫鹤丸国永,身为五条宗近所打造的太刀,于平安时期锻造。”

“我身为五条宗近的成名之作辗转多人之手,侍奉过许多主人。”

“从墓冢中将我掘出、从神社中将我盗出的行为实在无法苟同,或许只有伊达家短暂的停留才令我安心。”

“然而在主人的转换中,我却渐渐变为了非实战刀,成为了手中把玩、家中供奉的藏品。”

“然刀剑之辈岂有为玩物观赏之说,被擦拭得雪亮的刀锋与我而言却比不上在战场上染血杀敌来的更快乐。”

“身为战利品、陪葬、供奉的时期,我再也不想重复。”

“于是我被作为付丧神召唤出来,与时间溯行军的战斗、本丸的生活,或许是我一生中最为快乐的一段时间。”

“如果我惊吓到了您,请原谅我。”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生活又变成在土中被掩埋、神社中香火缭绕或是在玻璃罩子中受人指点评价。”

“带给我惊吓吧,主人。”

——————————————————

“哈哈哈,我是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太刀,天下五剑之一,也‘名物中的名物’之称。”

“据说是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把呢。”

“三条总近的杰作、足利义辉的护身宝刀、总是有那么多的称呼呢。”

“远观瞻仰我的人多如海沙,然而能近距离接触在下的寥寥无几呢,为什么说起这个?哈哈,主上总是抱怨我的衣服难穿呢……如果我喜欢被照顾的话,别人就会多亲近我一些吧?……哈哈哈。”

“作为刀剑,我的刀身太过美丽而缺乏重心不适合实战。主上会不会觉得我是一把无血之刃啊?但是呢,我的刀身切入伤也是实实在在的,哈哈哈,到底怎么回事呢……”

“但凡存在得久了,对于一些事情总是会看的很淡,例如我本身的存在与否,在下不会在意,有型的事物终是会毁坏。”

“嗯?有没有什么关心的事?这样啊……在下还没有发现哈哈哈……”

“主上总是笑我学的那一句‘欢迎来到镇守府’怪别扭呢哈哈哈……想学大概是因为想变得更新潮啊。”

“但是主上,我也是会毁灭的,也是会离开的,请不要对我有过多的期望吧。”

“主上……我想在人间,哪怕有一点点牵挂。”

“毕竟在博物馆的玻璃后展出,也是很孤独的一件事啊。”

—————————————————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除去宗三左文字之名。”

“我的存在似乎并不是为了服侍某人,而是一种象征、只是一种象征罢了。”

“笼中鸟池中鱼……被打上了魔王的刻印,我不知归往何方。人人对我趋之若鹜,然而目的只是我宗三左文字、获取天下之刀的虚名。”

“无论我变得多强,看着我的视线都……”

都是一样的,觊觎着名号,无人能够真真正正地注视着我。

“我的兄长,因主人是雅士而得以平安,我的弟弟,因无意义的复仇剧深陷黑暗。我是笼中鸟,主上啊,您是否真的有能力使用我们?”

“就是这样,我连逝去都不可以,两次被锻冶、因大火毁坏,却再一次被修复。送回了主人的手上。”

“我只是一把普通的刀剑,辗转他人之手也极少被使用。”

“那么作为刀剑,我的意义何在。”

“而现在的审神者……我的主上,您与他们的区别就在于此——您并不因我的名号而对我另眼相看,也不想要山河天下。”

“除了您的身边,我无处可归。”

——————————————————
“如露珠飘落、亦同露珠消而逝、即为吾身矣。抑或如难波之事。”

“在下是一期一振,由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甚至有人称我作吉光的最高杰作。”

“……多多照顾我的弟弟们……啊,是不是不太合时宜呢,真是不好意思。”

“嗯,我是少有逸事的刀呢。或许只有大阪冬之阵的大火是我一生中最为激烈的事吧……”

“啊……火焰把一切都……!”

一期一振的潜意识里,似乎是害怕火焰的吧。主上曾经这样嘟囔着,扯着我的衣角,

“眼看弟弟鲶尾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与我在火焰中燃烧,真是害怕到骨子里了……对不起,我失态了。”

“但是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在下不胜感激如今的主上,我们的审神者。”

“……弟弟们请多关照了。”

———————————————————

“我是加州清光,河川下游之子、上手不易,不过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刀。”

“主人总是抱怨我太过于粘着她,但是呢,却又不会赶我走、对此我非常感激。”

“现在的加州清光是只为审神者而存在的刀剑。已经折断过一次的刀剑,因审神者而重生,我对此也感激万分。”

“安定那家伙、其实我还是羡慕他吧……比起我,他跟随那个人更久一些,而我却过早地折断在战场上了。”

“因为在贫困的环境中出生吧,认为只要我一直可爱主上就不会丢下我。”

“可能是怕现在的主上丢下我、期待被爱着而已。”

“有时作为近侍跟随审神者时,总是会看到刀炉里一把一把的刀都是我——作为刀剑的状态而不是付丧神出现。”

“这时真的非常害怕……如果当初显现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某个加州清光。”

“主上告诉我,我是打刀中掉落率偏高的,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将任何一个‘我’碎刀,而是与我合成。”

这样就放轻松吧,我不会刀解任何一把刀的。审神者这么说时,我几乎要流出眼泪来——我的旧主冲田君,正是因为我的不可修复而将我丢下……故而得到这样的承诺,可想而知我是多么感动。

“主啊,我曾跟随您见过夏日的花火大会,站在烟花下您问我许下的愿望,我没有回答您。”

“现在我告诉您,请您为我实现。”

“请一直爱我。”

——————————————————

看到最近新的肋差男士极化有感而发,大家都有需要回忆的事情,我因故退了游戏坑,所以某种程度上十分愧疚吧。在这里请各位婶婶爱护自己的刀刀们,多多看望他们吧。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