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希望被喜欢……不喜欢也评论一下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点文(感谢)

all

与《玄机》本章无关
暗黑本丸小片段
短打
35fo感谢

@咸鱼三百w 点文忘记@了

*occ有,私设有
*暗堕有
*all婶

——太郎太刀的场合

“主上,您要去哪里。”

跪坐在阴影里就未开口的付丧神忽然出声,她猛地一颤,将向前一点点的步子缩了回来。

“不是说过,只要呆在那里就好的么。”

“但是太郎、我想看看大家……”

话音未落,脸颊微微发凉,付丧神的手已经抚摸了过来,修剪整齐的指甲划过她的下巴。

“您是唯一能够使用我的人,难道要丢下我离开吗……”

那样高大的男人,说这话时乖巧得像某种大型犬,如果忽略他紧紧扣在她脚踝上的另一只手的话。

“不是的、我就看一眼……”

她脚踝一痛,那人已经借力凑近,眸子里的金色像是要溢出来将她吞噬一样。眼睑一热,她下意识一闭眼睛,感受到温软的压力滑过眼皮。

“只此一次,我的主。”

他轻轻舔舐着她的眼,她的鼻,她的颊;饶有耐心却叫人感到温水煮青蛙一样的不安。

喷洒的气息灼烧着她被濡湿的脸颊,异样的细碎的刺激。

“主、我的主……”他一遍遍唤着,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样的耐心。直到她忍不住抬眼看向他的脸。

平时冷淡毫无表情的脸隐隐透着情动的嫣红,那抹颜色简直叫人疯狂,眼角眉梢都透着毫不掩饰的狂热爱意。

“主……”
捧着脸颊的手慢慢滑下。

————————————————

*巴形薙刀的场合

雨下的一阵接一阵,雷声轰鸣,伴着巨大的雨声。

审神者轻轻的呼唤声似乎湮灭在了嘈杂的雨声中,然而白蓝狩衣的付丧神缺已经翩然而至。

“主,您在叫我么。”他恭敬地跪坐着,额边垂下的发梢间目光锁链般缠绕着她。

“解开。”她冷哼一声,手腕伸出去,腕上沉重的铁链哗地一响。

“主。不可以。”

唯独在这个问题上他一点也不想听她的话。

“你只是一把刀剑,凭什么束缚我的人生!”审神者真的是怒了,然而眼角不争气地流下眼泪来。

“主……”指尖触到锁链的一片冰凉,凑近了居然发现那下面萦绕着深浅不一的青色痕迹……竟是淤血的痕迹。

“很痛吧,主。”
他心里一阵撕扯般的疯疼,但是偏偏面上毫无表情,冷漠得像是某种雕塑。

咔嗒一阵响,锁链应声而落。

审神者眼神一凛,迅速起身往门的方向跑去。

“主。”

男人唤着,她奋力推开门,居然已经是跑的不见影子。

……
……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巴形薙刀忽然像是笑了一样眯起了眼睛。

“您能去哪呢。”

雨停的时候,审神者就那样站在本丸的庭院里盯着因大雨而凋落一地的花瓣。

“主。”
男人低声地唤,高大的身形、已经将她裹在怀里。

“我可不是因为你回来的。”

“是的,我明白了。”

越发地抱紧了,像是要揉碎了她融进自己。

——————————————————

*其实没有扯到暗堕……很多人还是无法接受吧,第一遍写的时候还有一定的碎刀情节,想想还是删去了,总之改了很多写出来就只有这么短了。

*巴形的性格我还在抓,短期内会大幅修改或者重发一篇。
*安清的文我还是会写的,只是最近有点忙、请体谅一下……

*本作是两个不同的审神者,并没有名字。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