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写给自己看的一些东西
能被人喜欢真是一件幸事。

关于审神者不在家那点破事


(与《玄机》无关,发生在平行本丸(?)

●是爽文,请别挑细节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审神者谷雨最近非常郁闷。
缘由是某天回到本丸门口时,没人开门也罢,自己开门……因为被近侍包揽了大量体力劳动而足不出房门的谷雨就连门缝也没能扒拉开。

“既然这样……!”
暗自下定决心的审神者把自己脚下木履一脱,往墙头那边一扔。把和服大袖一扎,原地跳起空中伸手抓住墙头一个漂亮的飞跃——最后也没能翻过去,稳稳当当骑在了墙头上。
痛的五官皱成一团。

“唔!”倒吸一口凉气,慢慢地从另一侧跳下。好在本丸梅雨景趣刚刚下过大雨,草地柔软,倒是没有出现扭脚的经典桥段。

恰逢此时近侍长谷部在长廊缓步走过,怀里还抱着一摞被褥。
“ha→se↗be↘——”
她习惯性地拖着长音带着音调喊他,谁知他仿佛听不见一样径直走过。

打开方式不对!
这个时候应该会扑过来唠叨一顿不能翻墙要把鞋子穿好注意安全注意身体之类的balabalabala……

于是不死心地往他面前一站挥手喊叫。长谷部依旧是看不见的样子,直挺挺想她走来,避免装上,她只好侧身躲了躲。直到他走过长廊也没回过头看她一眼。

反了你了你!谷雨(愤怒中)开始咔啦咔啦地活动自己的肩膀。

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狐之助送了封信来,她急着回现世赶审神者聚会也就扔着没看。
于是匆匆回自己房间,暗自摸出记仇小本决心整治长谷部。

桌上纸笔收拾之整齐显然不会出自她之手。
她摸出昨天的信大致扫了一眼,下意识把信纸都捏的皱了。
         ……由于某些原因,时之政府要调整用于审神者出入本丸的仪器,故明日少数审神者会出现无法登陆的现象……

谷雨一个白眼没忍住翻了出来。原因是最下面一行小字——恢复时间尚未确定。
坑……审神者的吧!
那我现在翻墙进来了要怎样啊!钻了系统bug所以所有刃自动屏蔽了是嘛?!

心仿佛草场一般任由骏马飞奔。
“等等,我被子呢。”忽然发现自己那条本应该凄凄惨惨戚戚呆在墙角的被子没了。

忽然想起某件事的审神者,以堪比短刀的机动飞奔了出去。
长谷部求你别!哥!!!
带着没人听见的呐喊,审神者还是没能阻止。
长谷部抖落被褥准备趁着阳光晒好,于是被她小心裹藏好的宝贝同人志们,也就啪一声落在地上。

——霸道压切爱上我。
——药总的秘密情人。
诸如此类,她买了织田组一整个系列。

据后期采访审神者谷雨满脸便秘的怨念表情实际上写满了诸如“人生灰暗无比生活没有色彩秘藏的r18小本又被发现了我为什么没有当场羞愧致死”等一系列复杂情绪。

长谷部面无表情地捡起来,面无表情地翻开自己那一本,面无表情地看。读书速度堪称一目十行,于是也就适时阻止了闻声凑过来的龟甲贞宗伸出来捡书的手。
“是什么是什么?”涉及到审神者的秘密龟甲异常激动,眼镜上诡异的反光让谷雨想起电车痴汉一类的奇怪角色。

长谷部迅速合上书,把掉落的几本也重新归拢抱在怀里,“你你你不能看,审神者的秘密由近侍——我,压切长谷部保护”
啊,结巴了。
所以刚才的面无表情是在装对吗。

事后报道,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近侍先生表示自己实在是被震惊到了。
震惊程度不亚于上次打扫时在壁橱下面找到伊达组系列全套r18同人志。

谷雨落荒而逃。
最后还是跑到粟田口家的部屋里呆着。

什么?我没有!我从来没有看过短刀的腿!我也没有想偷摸一下的冲动!没有摘小叔叔面具的想法!没有调戏弟控一期一振的欲望!没有!!!

看着房里玩闹的短刀们在阳光的颜色下被渲染得雪白如玉肌肉柔韧的跑动着打闹的双腿,审神者平和了。
小短裤,呸,短刀赛高。

忽然听见乱在跟谁聊天。
“药研哥,谷雨桑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住一个部屋啊?”
开场就是劲爆话题。
我哪敢啊!纵使我心里想的飞起也不敢啊!三年起步血赚不亏听过吗孩子们?!
“因为男女是有分别的!”药研一脸认真地普及生活常识,围在一起的一众短刀深以为然,信服点头。

“但是午睡为什么也不行?她宁愿在走廊上靠着柱子睡!”
我、我是累的好吗?安排工作努力出阵,不然你以为本丸为什么还没有被老年组变成聊天喝茶圣地啊?!

“也是,下次可以向谷雨提起这个话题。”药研歪头想了想,神色很是认真。
“啊~好想藏在谷雨的怀里啊——”信浓。
“人妻在旁边,要是有糖吃就完美了!”人妻(划掉)包丁。
“想看她睡着了像小孩子的表情!”毛利。
……要求诸如此类。
谷雨表情略微麻木,暗自庆幸把一期一振扔远征去了。不然了得??

“冷静,要求太多了。”
对对对我亲爱的理智药研!
“但是谷雨是个很善良的人。”
给我等一下。
“所以她肯定会同意的!”
不立一期一振把我砍了的flag行不行??

带着被药研白切黑属性觉醒惊吓到的表情,审神者往其他部屋闲逛。

老远听见某刃没心没肺的笑声。
三日月-安排了内番也是加零-宗近。
居然又坐在走廊上跟小狐丸喝茶!

“主人夸我的毛色很好。”日常梳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常傻笑。
远方石切丸拎着茶点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极慢速度悠悠走过来。
……你们三条家的都是怪物吧。

平常窝在一起瞎聊成神啊斩鬼啊的笑面却没和石切丸在一起。
于是审神者走过青江部屋伸头一望。
要命!笑面青江你在看什么!
我的不见了很久的同人志!
这是你应该看的东西吗色情中学生!谷雨最后还是没忍住,往刃头顶狠狠敲了一个暴栗。

“???”笑面青江-黑人问号中。

“我发誓我没有进过审神者房间我是在长谷部的房间里发现的。”事后,笑面青江如是说。

气呼呼敲完暴栗,谷雨揉着自己发疼的指节继续瞎逛。
路过厨房时,也就没看见冲出来的鹤丸,于是不出意料地撞了个满怀。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倒在地上,鹤丸话还没说完,咣当一声中,锅铲精准命中鹤丸脑门。

今天的鹤丸仍然是本丸毒瘤。

谷雨也就一点同情都懒得给予了。
但是夭寿啊!修太刀很费资源的你们下手轻点打!

“鹤丸殿我说过很多次了请不要把饭团里的梅子偷偷抠出来扔进味囎汤里!”歌仙满脸黑线几欲抓狂那还有平时半点风雅。
想起来了,歌仙是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自求多福吧,鹤丸。

心中默默祈祷别打出重伤,却看见大俱利匆匆忙忙跑出厨房。
谷雨没能忍住好奇心跟了出去,于是就看见五虎退不见的老虎们被他一把捞进怀里……撸毛。
等等,我好像看见了满是粉红色小花的少女背景墙在发光,叫我怎样面对酷哥形象就此崩坏的大俱利啊??

谷雨实在没有力气到处乱逛了,只好靠着走廊廊柱坐着歇息。
身后传来聊天的声音。
“又帅气,又强大的和泉守兼定!”
“兼先生真厉害!”
本丸爱抖露和泉守和他的专属迷弟堀川国广单方面吹爆的日常。
“和泉守又来了……”“一点也不可爱主上不会喜欢的你快冷静一点……”啊,清光和安定也在。
她保持着倚靠的姿势微微回头暗中观察。

清光还是仔仔细细地保养自己的指甲,偶尔猫一样眨动暗红色的眼瞳 。他身边坐着安定,带着看戏般的目光看着桌对面拿着小镜子欣赏自己美貌(?)的和泉守。堀川一脸笑眯眯地倒茶,嘴里熟练的附和着和泉守。
哪里不太对。

谷雨脑内确认今天的安排。
三日月和青江是饲马。
清光和安定是田地当番。
和泉守今天应该是和堀川手合。

……我真好奇为什么本丸没有垮掉。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4)
©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