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

是个废人了

品一品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吧


为了战扩他都在手入室呆一下午了


玄机(章八)


◎章七加更啦,添补了一些细节
◎接下来剧情会驱于正轨


告别


照顾到在场的亦有已毁坏刀剑的同体,少女并没有说出碎刀一事,也只字不提暗堕与否。


然而事实如何,她自己心里一清二楚。
维持着跪姿,少女以辍泣结束了其叙述。席间一片寂静,就连不安分的短刀们都完全安静。


“这是我的罪孽,是我毁掉了本丸。”她如此冷静地下了断言,她绯红的眼角挂着欲坠的泪滴。


小狐丸是没有暗堕的刀剑,她连处决的资格都没有;况且……


那时她猛然想起她逃出那座本丸前,那些...

关于审神者不在家那点破事


(与《玄机》无关,发生在平行本丸(?)

●是爽文,请别挑细节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审神者谷雨最近非常郁闷。
缘由是某天回到本丸门口时,没人开门也罢,自己开门……因为被近侍包揽了大量体力劳动而足不出房门的谷雨就连门缝也没能扒拉开。

“既然这样……!”
暗自下定决心的审神者把自己脚下木履一脱,往墙头那边一扔。把和服大袖一扎,原地跳起空中伸手抓住墙头一个漂亮的飞跃——最后也没能翻过去,稳稳当当骑在了墙头上。
痛的五官皱成一团。

“唔!”倒吸一口凉气,慢慢地从另一侧跳下。好在本丸梅雨景趣刚刚下过大雨,草地柔软,倒是没有出现扭脚的经典桥段。

恰逢此时近侍长谷部在长廊缓步走过,怀里还抱着一摞被褥。
“ha...


长谷部的短刀设定呀
想看他小小的样子

玄机(章七)


雾一般的黑暗中,刀锋出鞘的寒气尖锐可怕,氤氲着气势逼人的暗堕气息。

“那是什么……”刀剑男士的队伍中,似乎有谁低声呢喃,然而没有刃回答,隐约听见手指紧扣住刀柄的声音。

“……”她蠕动着嘴唇,但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撤退?无路可退。出击?无还手之力。

检非违使。

她早已料到,然而……却还是疏忽了。这次出阵,她,并没有带着鹤。

死咬着嘴唇,直到鲜血顺着唇角细细汇成红线流下。眼底血红汇聚,像是阴霾的天空。

“迎敌!”领队的石切丸定下心神发出命令,众刀剑也早已按捺不住,纷纷拔出本体,刀锋直指暗堕刀剑。

无用的。偏偏浑身颤抖。恐惧酝酿成一锅毒药,不得不喝,喝下就死。

直到黑雾中似乎晃过一缕...

(*´艸`*)他太好了

点文(感谢)

all

与《玄机》本章无关
暗黑本丸小片段
短打
35fo感谢

@咸鱼三百w 点文忘记@了

*occ有,私设有
*暗堕有
*all婶

——太郎太刀的场合

“主上,您要去哪里。”

跪坐在阴影里就未开口的付丧神忽然出声,她猛地一颤,将向前一点点的步子缩了回来。

“不是说过,只要呆在那里就好的么。”

“但是太郎、我想看看大家……”

话音未落,脸颊微微发凉,付丧神的手已经抚摸了过来,修剪整齐的指甲划过她的下巴。

“您是唯一能够使用我的人,难道要丢下我离开吗……”

那样高大的男人,说这话时乖巧得像某种大型犬,如果忽略他紧紧扣在她脚踝上的另一只手的话。

“不是的、我就看一眼……”

她脚踝...

短打

土方组中心

occ有

“兼先生兼先生……”
他一遍一遍唤着。
曾经与他共事十几年的、同为土方岁三的爱刀,现在再一次……
*
那个人有一头非常漂亮的长发,他非常喜欢为那人梳理,发梢拂过指尖,真的非常舒服。

“兼先生,兼先生……”他哼着歌为他梳理眉眼弯弯。

但是听见了有人在笑的声音。

“你明明知道自己不是……没有资格……”

忽然眼泪就落下来濡湿了那人的肩膀。

“国广……?”

“没事的兼先生……”他胡乱擦着自己的脸,努力不让他看到自己那么丢脸的样子。

“啊啊真是麻烦,”那人那样夸张的叫着展开手把他揽过来,仗着以太刀化作的付丧神高大的身形完全把他拥在怀里。

“兼先生……?”

“舒...

板子是上周买的,上手描一对源氏

第一次画这俩还不是很好上手。

“哥,天冷了,喝茶。”

“唔?这不是你喝过的么。”

于是低下头一口气喝光了。

髭切短打/暗堕/

*暗堕向注意

*碎刀有

*私设,occ有

我曾经有一个弟弟。
我曾经有一位主上。
我曾经有一群同伴。

此时他们依旧在。
黑雾升腾袅袅如龙、在那之中原本斩鬼的宝刀已经额生尖角,俨然是鬼神的样子。

膝丸碎刀了,死在了战场上。
我一直都知道他的名字。
然而只是想看看他生气的样子,
现在看不到了。

审神者留下了,她安安稳稳躺在我怀里,像是个乖巧的睡美人,马上就会醒过来唤我的名字。
但是她不会醒过来了,因为我用斩断过鬼与友人的刀锋吻了她。

不会说话的时间溯行军哼哧喘气,我知道他们对我幼稚的依赖感到不屑。
龙一般的黑气指向了本丸。

时间溯行军能改变过去。
于是毁掉的东西再次重建——地底是燃尽的灰烬。

于是...

©承影 | Powered by LOFTER